孺子猫小说网首页 > 穿越小说>正文

巩汉林身材单薄

发布时间: 2019-07-10 09:47:04 阅读: 6作者:

是巩汉林生命中最悲痛最黑暗的时光!老父的孤独是儿子心中的痛1996年冬天,他的母亲肺部癌细胞扩散到全身;这年12月,住进了沈阳市人民医院,正处于事业冲刺。

陪伴母亲的时间少之又少;

也未能挽救母亲的生命。

而他刚从沈阳曲艺团调入北京中国广播说唱团;尽管他要求院方请最好的医生!用最好的药!1997年元旦刚过。母亲永远地闭上了眼睛,而。

平时家里只剩下父亲一人,

悲痛与遗憾紧紧地将巩汉林包裹;一夜之间苍老了10岁,子欲养而亲不在,绝不能再让遗憾落在父亲身上。办完母亲的丧事后,巩汉林和金珠带着父亲来到北京。将采光条件最好的房间腾出来!作为父亲的卧室,但他俩都是中国广播说唱团国家一级演员,经常去全国各地演出。加上儿子巩天阔在英国留学,生活空间仅限于那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,在北京没有熟人和朋友的。

有一次。巩汉林和金珠从河北演出回来,见父亲正蹲在鱼缸前与金鱼说话。他的心头掠过一丝。

巩汉林给父亲买来合身的西装,

还送给父亲一套剃须刀。

让父亲将胡子刮得干干净净,

夫妇俩商量后,心想父亲应该非常寂寞!决定给父亲找个老伴;第二天。陪着父亲去美发厅将花白的头发染得。

幽默地说:

咧嘴直乐,

他将父亲拉到镜子前,你这样一打扮年轻了10岁。"父亲望着镜子里的自己。巩汉林为父亲报名参加社区老年之家的舞蹈队。半年过。

巩汉林决定主动出击;

一位大学退休老师王阿姨进入了他的视线,

王阿姨是知识女性,

两位老人都很有修养,

然而两个月后,

父亲没有与任何异性"来电"。经过筛选,这年10月,巩汉林陪着父亲与王阿姨见面了,父亲退休前是沈阳曲艺团小有名气的演员,谈得非常投机!父亲遗憾地告诉巩汉林,他与王阿姨已经分手了。巩汉林惊讶。

你和王姨生活在一起。

金珠也感到很意外,以为公公是怕给他们添麻烦才断绝了与王阿姨来往,动情地说:你不要有任何顾虑,我们会把她当亲妈看待,"。

"父亲伤感地摇了摇头;驴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;爸和你妈一起生活了四十多年。感情很深。"老父谆谆教诲劝和小夫妻从1990年巩汉林登上央视春晚舞台。

爸的心里再也装不下别的女人,

他与表演艺术家赵丽蓉合作的小品深入人心。

巩汉林身材单薄,

儒雅斯文,做事风风火火,在外人眼里。巩汉林肯定处处被金珠欺负,金珠个子高大,了解巩汉林和金珠的人都知道:夫妇俩的性格与外形截然。

不急不躁,

巩汉林性子急躁,说话直率,金珠温柔恬静,可别人这样猜测。让巩汉林觉得很没面子,因此他在与金珠相处时,处处表现出男人的强势。金珠提出买个欧式的品。

巩汉林偏要买中式的。

家里的抽油烟机要更新换代了?夫妇俩为此发生了争执,一旁的父亲本想劝说儿子儿媳犯不着为这点小事争吵;可丰富的人生阅历告诉他,夫妻之间的事。长辈最好别掺和进去!没过。

"这话在父亲听来很刺耳,

巩汉林大声呵斥金珠,"现在咱家有三个人,巩汉林和金珠又因为养宠物的事发生争吵。儿子一回来就四个人,还养什么宠物?他们是嫌自己在这里待。

故意吵给我看;趁巩汉林出门拜访朋友,第二天上午,金珠去市场买菜的当儿,父亲便留下一张写着"爸再不打扰你们。回沈阳老。

夫妇俩火速赶往北京站,

我和金珠哪点对你不好?

你们好好过日子"的纸条后!就背着行李包赶往北京站,金珠回来后,见到桌上的便条,大惊失色,在检票口,他俩将父亲拦住,巩汉林对父亲说:你这不是给我们添乱吗?"一句话扯出父亲的。

"你们争争吵吵;你为什么要偷偷回去?不是嫌弃爸是什么?"父亲的话,让巩汉林既惊讶又。

巩汉林紧挨着父亲坐下来。我和金珠争吵与你无关;"父亲语重心长地说:你不要想太多了,你是男人;"汉林。理应宽容大度,怎么能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和老婆斤斤计较呢?每个人都要懂得爱与。

说得巩汉林和金珠羞愧得低下了头。

心脏病,

糖尿病等,

家庭要想和谐幸福;"父亲一番语重心长的话。父亲已经76岁了。患上了高血压,一晃到了2005年,思乡的愁绪也越来越浓,不仅食量大减。想念家乡的炒油面这年。

他想念沈阳的老街坊,

让他与妹妹一家一起生活。巩汉林只好将老人送回沈阳!是深深的遗憾巩汉林的妹妹与妹夫都是普通工人,无法常回家。

见他们替自己承担起照顾父亲的重任,

大年初一与父亲团聚在一起。

收入不高,巩汉林非常感激!努力在经济上给予帮助,解除了父亲的后顾之忧,2007年除夕之夜,巩汉林带着金珠和儿子乘飞机赶回沈阳,父子俩睡在一张。

""汉林。

在爸心目中;

但你给天底下千千万万的老人带去了欢乐和幸福,

巩汉林内疚地说:我一年也见不了你几次面,心里很不好受!你是最孝顺最有出息的孩子;你虽然没有天天守在我的身边,有你这样的。

我和金珠下午要赶飞机去广东演出,

2009年除夕之夜。

巩汉林表演完春晚小品;

爸知足啊!"正月初三,正要出门时。巩汉林要回北京了,父亲抓住他的行李箱说:你们在家里多住一天好吗?哪怕多待一个小时;以后我每年至少来看你三次;"浑浊的老泪顿时溢满父亲的眼眶,巩汉林不忍再看,转身离去,依然带着金珠和儿子赶赴沈阳,父亲已经患上了帕金森综合症,每天只能坐在轮。

说话也絮絮叨叨的。

10月9日,巩汉林抽空回沈阳看父亲。由于帕金森综合症,父亲手脚颤抖,夹菜都十分吃力;吐字越来越不清楚。当他离开时,奋力地扬起那软弱无力的胳膊,缓缓地向他挥手,父亲还蹒跚着送到门口;巩汉林哪里知道?这竟是。

你赶紧回家吧!

连忙带着金珠和儿子赶赴沈阳,

只见父亲的照片端放在客厅的正中央,

您怎么不等等儿子就走了啊?

11月的一天。巩汉林还未起床,"爸不行了。"巩汉林的心一沉,推开门,相框周围披上了一层黑纱"爸;"巩汉林跪倒在父亲的遗像前;痛哭失声那夜,巩汉林与金珠为父亲守了一夜灵。他流着泪对金珠说:"妈去世后,我心里一直有种隐隐的。

生怕哪天爸突然随她而去?

我们却不在他老人家的身边。没想到真会这样,我是大不孝啊"清明节,巩汉林夫妇去沈阳给父亲扫墓,墓。

巩汉林双眼含泪。

默默地说:

儿子会牢记您的教诲;

如果有来生,

心里涌动着无限的哀思,您安息吧!努力工作;这辈子我欠您太多,咱们还做父子",他没想到夫妻俩的争吵让父亲产生了误会,"巩汉林哽咽:

本文关键词:
相关文章